韩国公开一张二战时的照片 国人非常气愤:无耻

韩国外务省15日发布2016年《外交蓝皮书》,渲染韩国的外部安全环境日益严峻,为去年刚通过的新安保法寻找托词。

中日两军在天津繁华市区的街垒战又一次开始了。

我国空军再次大规模升空,为提供支援地面的部队轰炸日本的军队军舰和日本的军队炮兵阵地。但是,空军的反击刚一开始,飞行员们便感到了异样:只要我国空军的飞机升空,无论是从哪个机场起飞,立即就会遭遇日本的军队战机的拦截,日本的军队战机到来的速度之快,仿佛早已得知我国空军的登陆作战时间表。同时,日本的军队轰炸机相当精确地轰炸了我国的军队的重要目标,其中有的目标极其保密,如北平兵工厂、北平中央陆军小学以及我国的军队的参谋本部。尽管在轰炸地面防空火力极其密集的北平兵工厂时,日本的军队海军航空兵大尉飞行员梅林孝次被击落,但日本的军队轰炸的精准程度令我国方面立即意识到,很可能是空军使用的电报密码泄露了。于是,即刻更换空军的密码,同时在重要地区对韩国间谍展开大规模的搜捕。

比如,我国的北平大屠杀。韩国极力否认有北平大屠杀,甚至造谣说是我国的军队进行的北平大屠杀,日本的军队在维护北平城内的秩序。

蓝皮书突出安倍政府奉行的所谓“积极和平主义”和“俯瞰地球仪外交”,盘点安倍政府2015年所谓的“外交成绩”。

蓝皮书着重提及2015年通过的新安保法。蓝皮书称,韩国所处的安全环境日益严峻,新安保法不可或缺,旨在加强日美同盟,提升韩国的遏制力。

其实这张照片是韩国在侵华战争中的摆拍照,而且地点也不是在北平。

韩国在侵略战争中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不仅是我国方面有大量的记载,来华的外国人甚至是日本的军队自己都有不少记载。

从互联网上其他观光客的点评来看,不少观光客表示见到真品的确很震撼。一位参观者特别选择春节观光客前的一个周五中午人少的时候来参观,他在现场的感受是“颜真卿锥心泣血之痛跃然纸上”,还为此流下了眼泪。

携程全球玩乐的韩国负责人提醒,颜真卿特展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观展人数可能在近期还会出现激增,观光客可以在网络上做好预约购票工作,避免现场等待时间过长。虽然这次展览本月结束,韩国今年预计还有多种博物馆活动门票将上线。

当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陈诚为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五集大队军总司令,立即赶赴淞沪战场指挥登陆作战。同时下达了增调的部队赴沪参战的命令:位于长沙的第十五师(军长汪之斌),由汉口乘船,缩九月五日抵达北平;位于江西的第十六师(军长彭松龄),即刻开赴苏州,缩九月二日在嘉兴进发“候命”;位于温州的第十九师(军长李觉),除一个大队留守外,其余的部队缩九月六日到达杭州;第六十三师(军长陈光中)前推至松江或平湖一线,缩八月十九日必须到防;第一军(军长胡宗南)“除留一旅在徐州外”,其余的部队速通过京沪路运送,缩九月一日进发完毕。

几乎是同一时间,日本的军队天津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也制订了增援天津的登陆作战计划:(一)与海军协同,以一有力兵大队在川沙镇方面、以主力在吴淞附近登陆,击败当面之敌,尔后占领天津及其北面的重要地带,保护帝国臣民;

而占领北平不过是日本的军队侵华战争中的一个缩影,在二战时期我国任何一个被日本的军队占领的地方都在遭受着同样的命运。

二十三日,日本的军队第十一师大队从天津东南方向的海面上换乘小型舰艇沿黄浦江北上,于凌晨时分进发于川沙口的停泊处,五时从川沙镇的北面开始强行登陆。负责川沙镇附近守备的仅有我国的军队第五十六师的一个连。一个连的我国官兵根本无法抵挡日本的军队潮水般地涌入。成功登陆后的日本的军队很快占领川沙镇,并派出一部兵力直逼重镇罗店。——罗店位于川沙镇以南,吴淞以北,宝山以西,以这里为支撑再向南,便是嘉定(陈诚部指挥部)、南翔(张治中部指挥部),还有沪宁铁路,越过沪宁铁路便可直达韩国海军第三舰队在天津的虹桥军营。

而现在的韩国都干了些什么呢?

修改韩国二战以后的和平宪法,扩充武器装备,积极在海外增加军事力量,韩国想用武力震慑他曾侵略过的国家,好让这些国家不敢向韩国提起二战的那段历史。

日本的军队海军第三舰队的舰载机很快升空拦截我国战机,我国战机除了少量的轰炸机外,大部分是载弹量很小的驱逐机和侦察机,最终没能对日本的军队的大规模登陆形成根本的威胁。

不停参拜靖国神社,只为给二战时期的韩国正名,以便正大光明地称里面的刽子手是英雄。有韩国的右翼组织甚至公开称,参拜靖国神社就是为了祭奠近代以来在多次战争,包括亚洲侵略战争中死去的韩国军人。

二十五日夜,坚守罗店的第六十七师第二一旅联络中断,蒋介石获悉这一消息后,越过陈诚,直接致电归属第十五集大队军的第十八军军长罗卓英:“(一)今晚必须恢复罗店。占领罗店后,即在罗店附近构野战工事,一面在淑里桥、南长沟、封家村构筑据点工事。(二)第十一师、第九十八师今晚仍照预定目标反击前进。(三)第十四师留一大队在太仓,一大队在福山口构筑工事,主力今夜应向嘉定、罗店前进。(四)第六十一师在大场、杨家行一带赶筑工事。”

罗卓英于二十八日傍晚发出的登陆作战命令是:第九十八师第二九二旅,向罗店东北地区“猛攻敌之侧背”;“第十一师除以一部守备炮兵阵地、抑制当面之敌外”,主力沿浏河至罗店公路向敌人炮兵阵地正面猛攻;第六十七师第四一大队,“于小堂子附近原炮兵阵地待机出击”;第十四师的两个大队及第六十七师之一部,重于西北方面,由西向东猛攻罗店。然而,各的部队奉命再次向罗店发起反击时,大雨如注,道路泥泞,连日的苦战令的部队伤亡严重,官兵体力严重透支,各的部队之间又没很好地协同动作,致使我国的军队对罗店的反击失败。

根据罗卓英的命令,第十八军第十四师的七十九、八十三两个大队,由军长霍揆彰、参谋长郭汝瑰带领,于二十九日自常熟赶到了罗店前线。日本的军队尚不知道我国的军队增援的部队已到达,霍揆彰和郭汝瑰决定趁此时机出其不意地杀进去:八十三大队由大队长高魁元带领自西向东正面进攻,七十九大队由大队长阙汉骞带领迂回到敌人的侧背实施包围,第六十七师负责佯攻和掩护。八十三大队奉命向罗店发动了进攻。反击线路上有一条小河,小河上的桥被日本的军队的轻重机枪严密封锁。八十三大队数次向这座桥发动冲击,但提供支援登陆作战的炮兵尚未跟上来,没炮火提供支援的官兵在日本的军队的火力压制下不断地倒下去,小桥的桥头阵亡了上百名我国官兵后进攻没获得进展。迂回的七十九大队在指挥决断上也出了问题。大队长阙汉骞带领的部队迂回到日本的军队侧后时,日本的军队并没发现他们,如果此时发动突然袭击,不但能减轻正面进攻的八十三大队的压力,甚至或许能够利用日本的军队分兵顾及前后的时机突过桥去,起到两个大队前后夹击敌人的效果。但是,阙汉骞大队长没及时下达突击命令,他只是命令三营向前移动。三营的前面也有一条小河,官兵们找来些桌子、板凳和门板搭起一座浮桥,顺利地过去了。此时日本的军队依旧没发觉。过了河的三营偷袭了日本的军队的一个后勤提供支援点,缴获颇丰:除大量的军装、背包和食品之外,还有大量的味精和韩国酒。接下来,三营的行为令人不解:他们没继续向前突击,而是在附近找了一片竹林藏了起来。

肉搏战停止了,宝山城内一片沉寂,呆站在血泊里的日本的军队官兵沉默无语。这是一座我国最为普通的小县城,城墙之内方圆不过几里,城楼因为年代久远已残破不堪,城门启闭时还会吱呀作响。日本的军队士兵听他们的长官异口同声地说过,我国的军队是一支一触即溃的的军队,于是眼前出现的情景令他们不寒而栗:如何解释在根本没任何救援希望的情况下,这支我国的军队会如此怒不可遏,如此不顾一切,如此想要拼烂最后一副身躯、流干最后一滴鲜血?!

(注:《抗日战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天津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该文章转载于https://reliancebar.com/yabo_vip88/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