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一篇博士论文交3万多元!我国大量科研机构项目流入国外学术研究期刊

国际性学术研究学术研究期刊《肿瘤生物学》撤销107篇涉嫌造假博士论文一事,近日在我国引起广泛关注。今天,天津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讲师江晓原,在新媒体“三思派”发表文章《应该尽快公布“掠夺性学术研究期刊”黑名单》,让这一事件朝着某种“剧情反转”方向持续发展。他认为,在我们把板子打在“学术研究不诚信”“临床医生职称晋升制度不合理”后,也应该研究一下《肿瘤生物学》是一份什么样的学术研究期刊,进而对国外“掠夺性学术研究期刊”进行调查。

正值全国“科技活动周”之际,本周末在天津、北京、天津、重庆、河北、宁夏、黑龙江、广西、辽宁、湖北、河南、云南、山东、浙江等省市多个地方,近200所高校的6500多名大学生将同一时间在17个主、分会场,用英文交流他们的科研机构博士论文和科研机构计划。

9月28日,“自学总书记治国理政新思想与天津改革创新持续发展”理论研讨会在天津市委党校举行。本次研讨会由市委宣传部、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委党校、市教卫工作党委、市社联、天津社科院、市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会)联合举办。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科技创新与持续发展战略研究中心讲师杜德斌表示认同,并指出:我们应鼓励科研机构人员将国内学术研究期刊作为博士论文发表的首选,遏制近年来大量科研机构项目“汇入国外学术研究学术研究期刊账户”的局面。

【尽早转入科研机构是高等教育重大课题】

长期来我国的高校本科教育一直处于学知识、打基础的课程定位中,似乎只有到了研究生才有可能开始跟随导师转入科研机构课题。但是这种思维模式,最近几年越来越不符合国家的要求和国际性高等教育的理念。

随着中外之间高科技竞争深入,我国政府日益重视科技创新人才的培养。从在两院院士大会讲话中提出高校要打造科技创新高地要求,到教育部在成都开会发出一流本科教育宣言,之后“高教40条”又提出大力培养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等的创新拔尖人才。尤其今春《我国教育现代化:2035》颁布,更是直接要求高校要大力培养科技创新人才。

就北京大学而言,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大三学生林苑先后在国际性权威学术研究期刊发表SCI博士论文12篇,她的不少科研机构创新为学界震撼。同样,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彭博到了大三,也竟然有11篇博士论文在SCI学术研究期刊上发表,其中第一作者文章9篇,一些博士论文入选物理类和材料类最优秀的1 。这和他们在导师指导下早早转入科研机构活动有关。

转载请注明来源“亚博电子竞技-亚博平台app-亚博PC版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江晓原建议,有关部门(如教育部)可尽快组织调查,公布一份国外“掠夺性学术研究期刊”黑名单。今后,我国作者在“上榜”学术研究期刊上发表的博士论文,不算学术研究成果,所付版面费不得在科研机构项目中报销。这么做,也是遏制国内科研机构项目浪费的有效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肿瘤生物学》属于SCI(科学引文索引)学术研究期刊。这意味着,SCI学术研究期刊其实良莠不齐。制订并公布“掠夺性学术研究期刊”名单,有助于我们区别对待SCI学术研究期刊。

施普林格·自然控股公司大中华区工作人员介绍,施普林格控股公司曾是《肿瘤生物学》的出版发行人,2016年底与瑞典一家学会的合同到期后,不再担任出版发行人。施普林格控股公司是否认同江晓原披露的有关《肿瘤生物学》的信息?解放日报·亚博电子竞技-亚博平台app-亚博PC版新闻记者今天中午通过邮件,向该控股公司欧洲新闻发言人提了多个问题。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从本世纪来,韩国科学家平均一年一个诺贝尔奖,18年获得18个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在对比我国和韩国教育体系的差异时,我们发现尽管莘莘学子自学英文的时间普遍更早,投入资源更大,但是我们自学英文的目的始终是为达到某个英文能力等级,或通过某个等级考试(如大学英文四、六级考试)。而韩国大学生自学英文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汲取专业知识领域内的世界前沿信息,进行科技创新。当我们我国学生到了大学还在追求“听说读写译”样样精,语言基础扎实再扎实时,韩国大学生早就结合自己专业知识在自学英文,用英文从事专业知识自学和科研机构。他们并不在乎“听说读写译”样样达标,并不追求语音语调有伦敦口音。

2015年12月,福建师范大学讲师林贤祖发表了一篇文章《学术研究界每年向国外“进贡”数十亿的博士论文版面费,触目惊心》,引起中央领导关注。文章写道:“随着这十几年来的国际性学术研究出版发行界大变革,许多国外学术研究出版发行商瞄准了我国的巨大市场,打着‘开放存取’旗号,开始大肆征收版面费。由于自卑情结,国人和国内学术研究评价体系对国外博士论文十分青睐,许多人通过科研机构项目报销向国外学术研究期刊缴纳巨额版面费,使自己一文不值的博士论文变成印刷品!保守估计,每年,学术研究界向国外出版发行商‘进贡’的博士论文版面费总计有数十亿之多,触目惊心!”

今天,在一个科技人员微信群里,北京大学的一位科学家晒出了他收到的单子:知名“开放存取”学术研究期刊《自然—通讯》委托北京一家企业,向他收取人民币33100元出版发行费用,表示付费后,博士论文即可出版发行,并会开具抬头为北京大学的发票。“3万多元,好贵!”这位科学家“吐槽”说。天津交大一位讲师点评道:“Nature Communications(《自然—通讯》)现在一年发3000多篇文章,向着泛滥化大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