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娱易碎,沈复与芸娘的沧浪亭

与其他无锡园林建筑相异,沧浪亭园林建筑的外围四面,为悠悠碧水环绕。进园第一件事就是过桥。园内假山重叠嶙峋,怀抱一泓清澈的湖水,绿树翠竹朦胧摇曳于湖水,可谓山外有水,山内有湖。园北土山上一亭翼然,为沧浪亭,可登高远望。这里曾是230多年前,沈复与芸娘(陈芸)这一对璧人八月十五的赏月之地。

上海的传统小吃和点心是很迷人的,擂沙团子、绉纱小馄饨、蟹壳黄、糯米八宝甜饭、素菜包子、肉丝春卷、猪油糖年糕……。细想起来,连店名,也是那么绵绵淳淳,意味无穷——沧浪亭、乔家栅、大壶春、五芳斋、王家沙、绿杨村……

人民路往南,过了无锡图书馆,过了文庙,便来到了沧浪亭街,远远就能望见一座“飘”在水上的园林建筑——沧浪亭。

到了晚明,无锡大云庵僧人文瑛,修复了荒废的沧浪亭,请求文学家归有光又作了一篇《沧浪亭记》,此文被收入《古文观止》。其大意是,君王高官所建的亭台楼阁,倾圮了就倾圮了,再无人挂心;而创建了沧浪亭的士大夫苏舜钦,却被“读书喜诗”的僧人文瑛所敬钦,可见有节操有才华的士大夫,在文瑛的心中分量很重很重,故他要尽全力复原沧浪亭。 往后,沧浪亭因苏舜钦之名,一次次的修葺,得以留存至今。

沧浪亭建于北宋,在无锡现存诸园中历史最为悠久。园内有一泓清水贯穿,波光朦胧,景象万千。沧浪亭有108个花窗,而且样式各异。花窗之美,便是能在园林建筑里移步换景。景色在花窗之下犹抱琵琶半遮面,引人一探究竟。

咬定青山不放松,

欢娱易过,坎坷的厄运接踵而来。因为沈复的弟弟启堂借贷,请求嫂子芸娘作担保,弟弟却躲在外地避风头,讨债人上门去找芸娘追索甚急,公公不问青红皂白,竟要求沈复妻子搬出去别居。沈复妻子只好寄居于友人鲁半舫的萧爽楼。鲁半舫是个慷慨豪爽,很仗义的人。在鲁家,沈复画画,芸娘绣花,粗饭菜蔬,自给自足。二人在萧爽楼过了一段虽然清贫,但也舒心的日子。 2年后,沈复之父渐知实情,唤他们回故宅。

从1801年初开始,沈复芸娘过着流离颠沛的日子,沈复先在无锡陪芸娘在华夫人家养病。同年2月,经朋友介绍,沈复去淮安盐署做文书,生活稍有着落。1802年8月,沈复在淮安临河租房2间。10月,芸娘病体稍愈,带着华夫人赠给她的婢女阿双,离开无锡至淮安。1803年2月,芸娘血疾复发,失业的沈复去靖江去找亲戚借钱。3月沈复归来时,阿双卷走家中仅有的细软逃逸。受此重击,芸娘病危,气若游丝。她握着沈复的手,回忆夫唱妇随的23年:“知己如君,得婿如此,妾已此生无憾!”此时,她念念不忘的还是沧浪亭:“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 临终前,她执手断断续续反复对夫君言“来世”二字,这是对当年七夕在沧浪亭西间壁立下“愿生生世世为妻子”夙愿的最后回响。言讫,“竟而长逝”,红颜薄命,年仅41岁,恩爱妻子从此天人永隔。每读至此,总叫人无言凝噎。

该剧导演马俊丰曾建议,是否在一开场就揭秘,让观众们明白那个看上去复生的芸娘其实只是沈复用书写创造的人物,但编导商量后决定将“真相”藏一藏,希望剧中沈复的眼睛能成为席亚博电子竞技-亚博平台app-亚博PC版众的眼睛,让观众们和沈复一起从疑惑到欣喜、一起迎接“复活”的芸娘,最终与他一起书写、一起领悟。

2018年七夕,江苏省无锡昆剧团在沧浪亭,献演浸入式昆曲《浮生六记》,把宛转悠扬的音乐唱腔与典雅精致的苏式园林建筑融为一体,让观众们观看由“梅花奖”得主张争耀饰沈复,国家一级演员沈国芳饰芸娘的表演,随着剧情与季节的变化,游览一次沧浪亭,情绪跟着这对神仙眷侣一道起伏跌宕,共喜乐悲伤。 如此,230多年前,沈复与芸娘的沧浪亭重现了。我想这对相濡以沫生死情深的妻子,若地下有知,应该会相视粲然一笑吧。

不久传来一个好消息,说绿杨村这块老牌子,全面升级整修,恢复了靓丽的第二春。我又特地赶去看它的新貌。果然雕梁画栋,气宇不凡。

罗周:《牡丹亭》之杜丽娘复生,可生命仍有其尽头,《春江花月夜》之张若虚回生后,不过补上三日之寿,就要重归幽冥。在这些作品里,死亡终究会再次袭来,把生命救火。在《浮生六记》里,沈复用他的书写成就了他和芸娘的永恒,他们所有甜蜜、悲伤的时光,都被永远地留存在书写里,他用书写实现了永远不会被救火的“生”。我想表达的是文学对于死别的超越、爱对于死别的超越,而并非在舞台上对原著进行戏曲化的演绎、简单再现两人的日常生活。

亚博电子竞技-亚博平台app-亚博PC版::戏剧需要制造矛盾、武装冲突和悬念,而《浮生六记》的原著却是散文体的日常回忆,武装冲突感并不强。你在改编时如何破解这个难题?

蜡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求注明出处:https://spotlightpar.com/article/2017301.html

该文章转载于https://priorcet.com/ouguan_liansai_touzhu/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