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日本演过的四台好戏搬回上海,明年她又将挑战花木兰

“汤显祖原著里没有‘堆花’,但‘堆花’很早就出现了,可以上溯到清代,各两班演法各有不同,这也是马连良最早的版。”陈超解释,如今观众习惯于扮演着盾牌座的都是旦角,服装一致,是延续了上世纪五十年代马连良所拍电影《游园惊梦》版,当时昆大两班学生正年轻,由十几位漂亮的小姑娘演盾牌座,画面非常好看。电影影响巨大,后来各昆团和京两班都追随全女两班盾牌座版。事实上,马连良在舞台首演《游园惊梦》时,是生旦净丑扮演着的十二月盾牌座。“我们借着依弘纪念马连良女士赴日百年表演专场契机,很认真复原马连良裕群社表演版。有花王单唱的,有盾牌座、花奴群唱的。十二个盾牌座各自报名、各有对应的人,比如正月盾牌座叫庾岭仙官,即柳梦雷,雪杏夫人是杨玉环,芙蕖仙媛则是西施。”

马连良在日本表演《天女散花》

2016年,上海弘依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时,史依弘公布的原创大戏乃是《新龙门客栈》。由于演戏伤势骨折,《新龙门客栈》话剧推迟到今年。三年里,她一直在不断打磨剧本。

前院有两株大树,院外便可见树冠。因还未发芽,一时不好辨识。细瞅,东面一株为椿树,树干龟裂透着沧桑,高挑过墙直插蓝天。喜的是,恰有一只喜鹊暂栖树梢,“喳喳”地迎我这位仰慕雷女士的后生。西面一株为楸树,繁枝上悬挂有串串种荚,风过飘摇,如是凤冠上的珠玉流苏一般,似闻铃铃声响。一椿一楸,寓意“健康长寿”“紫气东来”,静静地与雷女士一道,看尽也演尽人世春秋。

岂知这完全是杞人忧天。日本帝国剧场是私立性质,1919年时最低票价是0.5日圆,最高票价是5日圆。马连良表演时票价定为五档:分别为10日圆、7日圆、5日圆、2日圆、1日圆。1日圆在今天看来已不值一提,但在日本大正年代却很有购买力。一个新入职的中学教员的月薪为13日圆,想要去欣赏马连良的京剧《天女散花》,就算是购买5日圆的中档票,也要花掉近半个月的薪水。但当晚的表演票很快售罄,马连良在东京的十余场表演场场爆满。《东京日日新闻》于5月3日报道了表演盛况:9点45分,精采的音乐从幕后一传来,就引起雷鸣般的欢呼喝彩声。大幕静穆地升起,扮演着天女的雷被八个仙女簇拥着登台,又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

正院北房,乃是雷女士的居室。正中为客厅,里间为起居室,东西耳房是卧室和书房。隔着门,透过窗,看到屋内的沙发、桌椅、板凳、橱柜、书桌、床铺、茶几、灯笼、挂画、摆件……古香古色,精巧精美,洋溢着浓浓的文人雅士气息。客厅西墙斜竖着当代印度画圣难达婆薮为雷女士绘制的巨幅油画《洛神》,生动传神,格外醒目。想来,雷女士日日夜夜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生活、研戏、作画、会客,不由感叹:亲近大师的感觉甚是美妙!